当前位置:美高梅官方网站 > 养宠常识 > 杭州“宠领馆”送出4000多只宠物 被投诉买卖猫狗

杭州“宠领馆”送出4000多只宠物 被投诉买卖猫狗

来源:美高梅官方网站 2017-11-30


杭州“宠领馆”送出4000多只宠物 被投诉买卖猫狗

杭州某商场热热闹闹地搞了两天“宠领馆·领养日”活动。

杭州“宠领馆”,究竟是领养还是买卖

宣称不到半年送出4000多只宠物,领养人吐槽要收钱,领回去的猫狗还有病

本报记者 黄伟芬 本报首席记者 鲍亚飞 文/摄

前段时间,杭州某商场热热闹闹地搞了两天“宠领馆·领养日”活动。有读者打进钱江晚报96068热线投诉,认为该机构以领养为幌子,干的却是买卖猫狗的事。

钱报记者联系上了主办的网络科技企业“弥友科技”。“‘宠领馆’目前已暂停领养,恢复的日期不确定。”企业负责人杜威威是90后,他承认收费的事实,但觉得自己被人误解,“大家是一个领养平台,不是公益组织,只是在做公益的事。”

“领养”了一条柴犬

到家6天被诊断为“犬瘟

早在“宠领馆”平台上线前,深圳的李女士就在杜威威处有过一次不算愉快的领养经历,“今年十月,我通过朋友先容加了杜威威的微信,从他的朋友圈里看到有关领养柴犬的信息,就想给家里的狗狗找个伴。”

李女士联系了杜威威,让杭州的朋友代办领养手续。10月19日,在支付三千多元“押金、捐赠费、疫苗费”后,收养的小柴犬通过航空托运到了深圳。

李女士说,第一天小柴犬就出现了流鼻涕、打喷嚏、拉稀情况,体内外均发现寄生虫。到了第六天,医生诊断小柴犬得了“犬瘟”——家里的狗狗也被传染了。

12天后小柴犬死了。后来,杜威威委托工作人员退还了收养时缴纳的费用,还赔偿了李女士狗狗的治疗费。

杭州的夏女士也有过类似的领养经历。

今年7月,她从杜威威处领养了一只蓝白英短,她在“领养点”(一家宠物店)挑选,交了押金、芯片费、疫苗费等约1200元。和她一起领养的还有两个同事。三只猫都发现了猫癣和耳螨,其中一只在领养第五天被确诊为猫瘟死去,“我同事没有获得补偿。”

对话当事人

不到半年送出4000只宠物,这些宠物哪来的

被领养的宠物出现问题,还以平台名义在做线下活动,这件事引起了小动物爱心组织的关注。对于种种质疑,处在风口浪尖的杜威威也做了回应。

1、“宠领馆”是个什么机构?

领养活动一开始是我在朋友圈发起的,“宠领馆·领养日”是企业成立以来第一次线下活动。而“宠领馆”是我和几个朋友一起搞的一个救助、领养宠物的线上平台,目前平台有7个人,运营尚不到2个月。6月28日至今,已经送出去猫狗超过四千只。

2、数量庞大的宠物猫狗是从哪来的?

有救助而来的,犬舍猫舍过来的,也有宠物店倒闭后没处去的,当然也包括朋友家生育的。地域上没有侧重,全国各地都有。每一只宠物的来源和被领养情况,都会做详细的备案(杜威威还向钱报记者出示了未被领养宠物的健康证、免疫证)。

3、收取的捐赠费标准是什么?钱去了哪里?

大家分为有偿领养和无偿领养,主要是根据猫狗不同的品种收取,一般品种不是很好的都是免费领养。任何一种形式的领养都不是强制的,有偿领养会收取一定的“捐赠费”,这笔钱会给宠物的原主人。具体金额按照原主人要求收取,一般领养柴犬、柯基、法斗会收取五百到一千五不等的捐赠费。而收取押金则主要是为了监督领养人给猫狗做绝育,避免再次繁育和更多的流浪猫狗产生。

类似的领养平台并不完善

管理处于“真空状态”

“弥友科技”有没有运营宠物的资质呢?

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开发区分局综合科相关负责人先容说,杭州弥友网络科技有限企业是一家注册的合法企业(注册时间为2017年11月6日),主营业务是网络类服务。“这类企业是不能进行宠物类买卖的;如果企业要举办类似‘宠领馆·领养日’这样的活动,要经过报批。如果发现实际经营行为和登记的经营项目不符,大家会进行处理。”

浙江省小动物保护协会会长朱水林说,现在社会上有很多类似的社会组织和小团体,打着“动物保护”的旗号,说是领养,但是直接或者变相收取费用,就与公益领养的“无偿领养,为了帮助流浪的小动物更好的回归家庭”的宗旨背道而驰。

对于四个月时间领养出去四千多只猫猫狗狗,朱会长表示不可思议:“全国没有一个组织有这么大的本事。”

朱会长告诉钱报记者,平时也有人因为参与领养和救助等所谓的公益活动,被骗走钱财前来寻求帮助的,但是面对这些“乱象”,“因为大家也不是执法单位,对这些组织也不好评述。只能劝诫市民在献爱心的时候尽可能找正规的组织,不要贪图小便宜,轻信低价领养猫狗。”

犬类协会的工作人员汤先生说,目前对于类似领养平台的管理处于“真空状态”,虽然说“狗证办理找城管;狂犬疫苗找防疫;烈性犬只审批归公安;涉及活体动物的买卖则由市场监管部门负责”。其实前后道衔接并不完善,这个行业还有很多需要完善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